波兰爵士乐六十年

作者:Cezary Lerski

翻译:bedworm

引言

1945年之后,波兰和东欧、中欧其他国家一样,落入斯大林俄国的统治——苏维埃当然不欣赏摇摆!!因此,只允许某几种音乐形式活跃,特别是那些带有民族节奏的,没有切分音的音乐。同一个拍子指定给所有人,军乐队重要性大增。1949年之后,政治和文化上的压迫进程加剧,爵士乐作为敌方的音乐成为非法。在斯大林波兰,爵士乐和现代美术、像样的厕纸、出国旅行的权力一道被禁止了。

值得庆幸的是,并非所有的人都跟着党的路线走。不喜欢俄国社会处方和政治教条的波兰年轻人重新发现了爵士乐。由于被禁,有时甚至遭到迫害,爵士乐转入地下,还有个说法是,进入“墓穴(the catacombs)”。爵士乐只能在个人家里或者私人聚会上演奏。从1940年代后期开始,波兰的爵士乐已经包含了独立、不服从和世界主义的精神。

有一个乐队在波兰爵士圈的秘密风景中占据中心位置。乐队名叫 Melomani (狂热音乐迷)。这个团体成立于1947 年,由当时对潮流最敏感的乐手组成。他们中很多人是罗兹电影学院的学生,这个学院创立了重要的欧洲电影运动之一,通常被称为“波兰学派”,因而得名。Melomani的音乐家们聚集在罗兹基督教青年会,那里是1940年代晚期波兰异议分子和独立思想家仅存的绿洲之一。

Melomani 的成员经常变动,许多音乐家都曾经参加过这个乐队。因为和西方爵士乐的发展相隔离,也没有任何爵士唱片和出版物,Melomani 演奏他们自己认为的爵士乐,像是 Jelly Roll Morton 和 W.C. Handy。音乐的质量、乐手的技术能力和陈旧的曲目还无法达到西欧或者美国任何一家著名爵士俱乐部的标准。但 Melomani 的乐迷毫不介意。他们热情拥抱这个乐团,因为这是非法的,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

当然,波兰电台里还是没有爵士音乐,店里没有爵士乐唱片,也没有书籍和乐谱出售。但是还有愿望、热情和美国之音。爵士乐迷和有抱负的爵士乐手把他们的苏联产收音机调到Willis Conover 的节目,不去听那些关于苏联成就以及造就人间天堂的报道。对1940年代末和1950年代初的波兰爵士爱好者来说,Willis Conover 是音乐救世主。Conover 的节目给人们一个途径,去接触想要的不同选择:那里有对的、真的东西。他对波兰爵士乐的贡献永远不会被忘记。

1950年代

1953年斯大林去世之后,波兰对爵士的理解发生转变。人们开始可以听爵士、谈论爵士、写爵士,最重要的是,演奏爵士。波兰电台恢复了摇摆音乐会的全国广播。1950年代后半段官方爵士音乐节开始出现。首场合法爵士集会1954年11月1日在克拉科夫举行。其他活动随之而来。1956年,第一次官方爵士音乐节在索波特举行,从此形成了波兰定期举办爵士音乐节的传统。

1950年代后期,波兰的爵士乐迷第一次有机会听到国外的音乐家。一切都改变了,特别是对什么是爵士什么不是的感受和理解。早期到波兰来的外国音乐家和他们演奏的音乐对波兰爵士的发展有极其重要的影响。Dave Brubeck 是最早来的人之一,于1958年来访。他的“酷派”爵士类型从而影响了一代波兰爵士音乐家和乐迷。

1956年2月,克服了重重困难,波兰第一份音乐杂志月刊Jazz 出版。由主编 Jan Balcerak 创办的 Jazz 杂志成为铁幕背后唯一的爵士乐杂志。波兰记者终于有这样一个论坛,不仅可以写资讯性文字,还可以大胆进行不曾有过的辩论。
1950年代波兰爵士圈另一个发展是创办了第一批官方认可的爵士俱乐部。其中最突出的有华沙的 Stodola 和 Hybrydy。往后几十年中,这些俱乐部发展繁荣。热衷爵士的年轻人,像 Hybrydy 著名的 Jan Borkowski,有了自己的组织可以培养对爵士的热爱和对西方文化的渴望。到了1950年代末,波兰的爵士俱乐部创办了自己的第一个半官方协会:波兰爵士乐联合会(The Polish Jazz Federation),由贝斯手 Jan Byrczek 领头。

有一个人对爵士乐在波兰的发展特别重要,也是波兰文化景象的重要指标,他就是华沙文化精英中的怪杰,作家Leopold Tyrmand。他衣着考究,谈吐清晰,激烈反对共产主义,爵士音乐知识渊博。 Tyrmand 写作出版了波兰最早的爵士书籍和文章,帮助组织最早的爵士集会,而且创办了最著名的音乐节“爵士狂欢节(Jazz Jamboree)”。

1960年代

从婴儿期成长到1960年代,波兰爵士变得更多样、更成熟、更具风格。随着波兰“现实社会主义(real socialism)”的政治稳定,艺术和文化也开始稳定。1960年代,波兰爵士发展出三种基本风格:迪西兰(传统),标准(主流)和前卫(自由)。

许多乐队演奏他们自己版本的 “原版新奥尔良风格”爵士,主要是模仿较早在西欧重新流行的迪西兰音乐。他们经常巡演,录制了许多流行的唱片,让波兰爵士得到更大范围接受。随着时间推移,迪西兰爵士变得更加专业,并从中产生了许多优秀的乐手。

对爵士乐逐渐增加的兴趣,也使得更多人能接受那些对爱好者要求更高的类型。1960和1970年代的波兰爵士中,很难在主流和前卫爵士之间划出明显的界限,太多乐手在两者之间来去自如。可能要分析波兰现代爵士,最好的方法就是关注它最主要的人物。

一点都不奇怪,成为领军人物的 Komeda、Kurylewicz 和 Trzaskowski都曾经是Melomani 成员。有趣的是,另一个Melomani “巨人”,“ Dudus” Matuszkiewicz,最开始从事的是更容易谋生的影视流行音乐作曲,不过后来还是回到了他最爱的爵士乐。1960年代,Kurylewicz 和 Trzaskowski都是所谓第三流派的代表,这是爵士和交响音乐的混血儿。这种对更“严肃”的音乐的迷恋,以及现代作曲技法的吸引,与Baird、Schoefer、Penderecki等波兰现代音乐作曲家同时发生。虽然备受争议,而且并不总是令人满意,第三流派的实验还是扩充了爵士的语汇,增强了艺术感受和整体形象。

Krzysztof Komeda 在波兰爵士中扮演的角色很难只用寥寥数语来说明。天才、作曲家、预言家、合作者和领导者还不能够完全概括他。这个有医药学位的非常平常的钢琴手、迟钝的即兴乐手怎么会对波兰爵士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为什么所有跟他合作过的音乐家都强调他的音乐和人格有多么不可抗拒的影响?在他38岁不幸去世的30多年后,他的音乐依然活着,不停激励新的艺术家,征服新的听众。Komeda 的音乐不能简单分类和描述。他一生只发行了一张专辑,Astigmatic,但还没有哪一张专辑对波兰爵士产生过更大的影响。

1962 年,年轻的小号手 Tomasz Stanko 组建了 Jazz Darings,爵士评论家 J.E. Berndt 后来认为这是“欧洲第一支自由爵士乐团”。 1960年代后期,许多前卫波兰音乐家逐渐发现了John Coltrane 和 Ornette Coleman 的自由爵士概念。 有趣的是,由于这个国家的隔绝,波兰的风格是独立发展的。一些新的名字很快变得非常重要,像是小号手 Andrzej Przybielski,贝斯手 Helmut Nadolski, Jacek Bednarek,Czeslaw Gladkowski 和中音萨克斯手Zbigniew Seifert。 1968年,Seifert 加入了新成立的 Stanko 五重奏,很快从吹中音萨克斯改为拉电小提琴,于是欧洲爵士历史开始了下一个章节。1973年,Stanko 五重奏在它创造性潜能的顶峰解散,并在欧洲拥有一批信徒。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五重奏的小提琴手Zbigniew Seifert 成为重要的欧洲爵士音乐家,也是第一个有能力“超越” Coltrane音乐精神的小提琴手。不幸的是,他原本在美国和全世界都大有可为的职业生涯,因为1979年白血病去世而突然中止。

随着60年代进入尾声,新人逐渐涌现,新的音乐家开始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一些人已经留下自己的印记,像是 Zbigniew Namyslowski 四重奏,Wlodzimierz Nahorny 以及波兰最好的人声团体:NOVI Singers。 还有比如杰出的钢琴手 Mieczyslaw Kosz ,他们将爵士艺术形式遗产带入下一个十年。

1970年代

五个人的名字记录和定义了1970年代的波兰爵士: Zbigniew Namyslowski、 Adam Makowicz、Tomasz Stanko、Michal Urbaniak 和 Jan “Ptaszyn” Wroblewski。他们演奏的是不同风格、各具特色的音乐,但有个共同点:都是世界级的爵士。

1970年代是 Wroblewski 音乐生涯的第三个十年,在不同风格中,他都成为真正不可或缺的元素。 Wroblewski 已经在很多乐队担任次中音和低音伴奏乐手,也带领自己的小编制乐团,这个乐团倾向标准爵士,喜爱 Horace Silver 式乐句。不过他和自由爵士越来越紧密关系以及波兰广播爵士工作室(Studio Jazzowe Polskiego Radia),盖过了他在主流音乐方面的成绩。1968年创办的这个工作室是一个独特的混合体:部分是演奏大师独奏家自由表达的场地,部分是音乐家作曲家的工作坊。事实上很难找到哪个重要的波兰爵士作曲家或者演奏家,从来没有和这个工作室发生过关系。音乐家、作曲家和演奏家有机会测试他们自己的想法,面对面讨论。如果没有这个工作室和它的领袖 Wroblewski,波兰爵士不会是现在这样。

最开始可能是个玩笑,或者是存心要消耗波兰土豆蒸馏出来过多的美酒,1970 年代Wroblewski 的另一个表达的场所是“真创意促进联合会”(Stowarzyszenie Popierania Prawdziwej Tworczosci),或者叫 Chalturnik,这也是工作室的自然延伸。不管怎么说, Chalturnik 有更私密和放松的气氛,会用音乐来开玩笑。不过,前提是一样的:试验、直面禁忌、挑战既有判断、用非正统的方式处理那些从没人怀疑的态度。Wroblewski 也创作了很多热门流行曲,后来成为波兰流行乐的常青曲目,他还做过DJ。

1973年,Michal Urbaniak 发行了破土而出的专辑 Fusion。这张在美国录制和发行的LP,非常准确地捕捉到了Urbaniak,不仅在波兰,而且在美国也是爵士的前沿力量。其中已经体现他艺术个性的所有元素:标准爵士表达搭配斯拉夫民族的天真、音乐的兼收并蓄、现代的表达方式,以及波兰民族音乐的影响,全都天衣无缝地组合进美国爵士音乐的语汇。接下来的几十年,Urbaniak 不断从 1970年代的爵士-摇滚到1980年代的融合与放克、再到1990年代的嘻哈中,追求尖端的风格、声响、流派和技术,总是在他自己的民族传统中找到灵感,与此同时,以一种真正独特的爵士艺术形式创造一致的音乐表达。

Adam Makowicz 是波兰爵士真正的天才之一。他辉煌的音乐生涯横跨数十年,直到今天,他的精湛技艺和摇摆感觉总是让爵士乐迷感到惊喜。正如 Jim Fuselli 曾经在华尔街日报上这样写他:“Adam Makowicz受到Benny Goodman 的称赞,拿他跟 Art Tatum、Erroll Garner 和 Teddy Wilson相比,爵士出版物和整个欧洲都称他为天才。Makowicz先生热烈的风格、坚实的和弦进行,以及快速的、Tatum式的右手乐句,让他完全应该受到更多的赞扬。”

同样热情洋溢的评论也常常被用来描写另一个波兰爵士巨人Zbigniew Namyslowski。Willis Conover的一段话足以表达:“我第一次拜访波兰的时候,完全没有准备好听到如此高水平的爵士音乐家。Namyslowski 无疑是最好的。国际票选证实,欧洲听众认为,波兰最好的音乐家,在世界任何地方也属于最好的。他遵循三个传统:爵士的、波兰的、他自己的。错过了Namyslowski 的人就错过了20世纪创造力的一个独特源头。Namyslowski 是个巨人!”

传奇五重奏结束后,Tomasz Stanko 继续他的个人音乐生涯,他的兴趣主要集中在自由爵士。从1990年代起,在 ECM 旗下,他的音乐变得更“平易近人”,得到全世界承认和评论家的一致赞赏。现在 Stanko和其它仍健在的爵士巨人 Wayne Shorter、Sonny Rollins 等人一样,是世界上最重要、最成功、最有创造性的爵士音乐家。

1980-1990年代

1970年代后期波兰爵士的焦点开始转变。新一代音乐家准备好要在爵士版图上求得自己的位置。80年代早期,由作曲家、长笛手Krzysztof Popek 领导的“年轻力量(the Young Power)”运动开始质问现有教条。同时电子乐团像钢琴手 Janusz Grzywacz 的 Laboratorium、小提琴手 Krzesimir Debski 的 String Connection 和吉他手 Jarek Smietana 的 Extra Ball 慢慢接收了音乐会听众和唱片购买者。

接下来数十年这个过程得到强化。但尽管言论上具有批判性、音乐上喜欢冒险,年轻力量运动很快就烟消云散,并混入现有的谱系。同样的事情发生在Laboratoriums、String Connections 和 Extra Balls 的身上,他们融入了爵士当权派,并且像Extra Ball 的领军人物 Jarek Smietana,很快接管了寡头的角色。于是,又一个十年过去之后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寡头集团的的人数增加了,但实际上所有事情还是在相同的领导下走相同的道路。

当然这些规则也有例外。从70年代晚期开始,随着波兰爵士史上一些最有创造性和最重要作品的推出,一个平行爵士圈子逐渐发展起来。开始是由不同人为代表的,比如贝斯手 Helmut Nadolski 和鼓手 Wladyslaw Jagiello,还有 Kurylewicz 的当代音乐组织(Formacja Muzyki Wspolczesnej)成员。作曲家长笛手 Krzysztof Popek、萨克斯手 Wlodzimierz Kiniorski 和很多其他有创造力的、跟爵士乐媒体不是那么友好的乐手,比如钢琴手 Wojtek Konikiewicz, 发展壮大起来,并结合了青年力量运动的创造性力量。

新的运动没有领袖,没有单一的观念形态,没有宣言,没有标志,没有简单定义的风格。事实上,各自单独生活工作的运动成员之间,甚至并没有确认彼此联结。只是后来的几十年证实,这些各自独立但艺术上有关联的艺术家们发展、实验并最终了表达了同样的想法。但整个过程和这些创造了波兰爵士另一面的艺术家们是不可见的,也没有被爵士界承认的,“隐身人(the Invisibles)”。这些隐身人各自不同,也没有任何艺术教义的标准。

很难从其他人中把这些隐身人区分出来,但还是有些突出元素。他们更接近Ornette 而不是Parker,更多独奏和类似大乐队而不是三重奏和四重奏,音乐所受影响更多样而比较少传统划定的界线。此外,很难拿隐身人和他们之前的人作比较。隐身人从来没有特别突出或受到公认,但是不能忽视他们在创造的自主、艺术的真挚、音乐的独立方面,对波兰爵士的影响。

80年代逐渐结束,控制波兰生活景象的体系随之结束,不仅是爵士,还有整个政治和社会的体系。

接下来数十年这个过程得到强化。但尽管言论上具有批判性、音乐上喜欢冒险,年轻力量运动很快就烟消云散,并混入现有的谱系。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融入爵士当权派的 Laboratoriums、String Connections 和 Extra Balls 成员身上。下一个十年里历史又一次自我重复,这时甚至 “更年轻的力量”涌现为1990年代波兰爵士最具创造力的一股潮流。他们把自己的音乐称为“jass”以区别通常的“jazz”。 “Milosc(爱)”乐队是这场运动的超级巨星和领导力量。尽管有些夸夸其谈——这主要是在说主要人物的个性而不是音乐原则——jass 仍然是一种基于和爵士乐相同方法和习俗的即兴音乐。Jass 步年轻力量的后尘,也加入了波兰爵士的主流。

当今的波兰爵士

如果必须用一个词来描述当今波兰的爵士景象,那只能是“多样性”。

这里的爵士景象非常多样、强烈,几代创造性音乐家人数众多。从“老一辈大师”到年轻的天才,从 1980年代的年轻力量一代到1990年代 jass 音乐的异议分子,从传统的迪西兰风格到老练的前卫——爵士乐没有界限,2005年的波兰爵士是早就跨过了风格和地域边界的艺术形式。

现在,全国有数百家小型充满活力的爵士俱乐部:从克拉科夫的 Alchemia(炼金术)到比得哥煦的Mozg(大脑),还有最大的爵士音乐节,比如 Jazz Jamboree JVC 音乐节、Era Jazzu 和 Warsaw Jazz Days。数百家小型独立厂牌比如 NotTwo 和 GOWI,跟Sony和 BMG一起发行爵士唱片。
今天,波兰爵士是一种成熟但仍充满活力、仍在发展的爵士形式。这种形式充分尊重并理解传统,同时探索从前未知的区域、观念和情感。

10张重要的波兰爵士唱片

1. Krzysztof Komeda Quintet: Astigmatic (1965)
2. Tomasz Stanko: Music for K (1970)
3. NOVI (Now Original Vocal Instruments): Sing Chopin (1971)
4. Zbigniew Namyslowski Quintet: Winobranie (1973)
5. Jan “Ptaszyn” Wroblewski – Studio Jazzowe PR: Seaweed Paddlers (1973)
6. Michal Urbaniak: Fusion (1974)
7. Zbigniew Seifert: Man of The Light (1976)
8. Andrzej Jagodzinski Trio: Chopin (1993)
9. Milosc & Lester Bowie: Not Two (1997)
10. Vitold Rek: Polish Folk Explosion (2001)

需要更多波兰爵士资讯,请访问 PolishJazz.com
特别感谢 Matthew Ritchie(苏格兰)和 Michael Pronko(日本东京JazzNin)对此文的帮助。
照片编辑:Zofia Komeda,Andrzej Tyszko

原文链接

译稿修订于 2013.10.14

2 Responses to “波兰爵士乐六十年”

  1. de_javu Says:

    真是个好地方。床虫的写作,令人敬佩---明显是个搞爵士乐史的。

  2. bedworm Says:

    多谢。
    我写的基本都是琐碎东西,仅有几篇比较正经的文,都是翻译的,比如这篇、苏联前卫爵士那篇和hard bop的那个,搞爵士乐史的不是我。说实话,跟爵士乐的第一线离得那么远,就算真想做爵士乐史,也没什么可能。
    完全是兴趣所在,情不自禁就会费点功夫下去,自己从中得到的乐趣更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