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速青春·Never Let Me Go

冬天 青岛海边

一月的青岛挺冷,沿着海边随便走走。风很大,吹得后脑勺一阵阵冰凉,却让感官活起来,好过每天暖气房间电脑前面的昏昏沉沉。一群中老年人脱了衣服,呼喝着奔过沙滩冲进海水,好像冬泳总不是年轻人的事。一个背着大背包的在沙滩边仅剩的一个摊头上挑拣纪念品,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季节独自到这里旅行。

耳机里不停的播放音乐,在 Sonic Youth 和 Bill Evans 之间来回。

我不记得怎么开始喜欢上 Sonic Youth 的,也许从点着一支蜡烛的白日梦国度,也许是洗衣机里那片波光凌厉的钻石海。我喜欢很多音乐,但我是迷恋他们。对我而言是从他们开始,“噪音”两个字成为褒义词。他们作品里面纯粹的声音的美,是叫人难以忘怀的。

A Thousand Leaves 是我喜欢上他们之后 他们发行的第一张专辑,美丽依旧,而情绪竟与当时的我若合符节,又或者是我不自主地调和了自己来踏入这美丽的风景。从那时起,听 Sonic Youth 总有莫名的归属感。

青春以每秒340米的速度飞行,Thurston Moore和Kim Gorden都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

我清楚地记得我是怎么喜欢上 Bill Evans 的,是 Alone。那时我还不清楚 Bill Evans 是谁,盗版碟放到随身听里,偌大的轻纺市场时间停止。

Bill 以三重奏名动江湖,独奏专辑很少,可他说自己虽然是个职业乐手,却更享受没有任何听众,只一个人与钢琴相伴。没错,听 Alone 这专辑,一人一琴,就是一个世界。听众当然是多余的,包括我。

我梦想能回到1961年的先锋村俱乐部,坐在台下听那场不可能再有的三重奏。我不敢想在 Bill 独自弹奏这曲 Never Let Me Go 的时候,我可以在立在门外,忘了呼吸,永远不走。

Bill Evans 《Alone》 Sonic Youth《A Thousand Leaves》

A QUARTER OF A CENTURY PASSED BY

17 Responses to “音速青春·Never Let Me Go”

  1. katrina Says:

    看来清凉的空气容易让人写出好文字
    我去青岛那时气温也低
    海里也有游泳的老人家

    PS,第二张专集上的那只小动物,让我一个人在电脑前故做了一把冷静:)

  2. 7 Says:

    每个人都能找到至少一种音乐来让自己陷入一场场盛大的感动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每次离开青岛以后,随着时间逐渐漫长就会觉得我对青岛这个城市的迷恋可能是一种自我催眠,因为喜欢而在脑子里不断凭空的加深这种喜欢
    直到下次再去,这种喜欢的唯物性和诚恳,才重新又得到笃信与确认.

  3. bedworm Says:

    飓风小姐,你竟然怕到不敢提它的名字 (-_,-川)

  4. sylvia Says:

    嗬嗬,是那张被我弄丢的cd吧,谢谢当年将如此喜爱的cd借给我:D

  5. laoquan Says:

    这个地方是不是不欢迎陌生人,只对朋友开放呢?

    我前几天曾经流言,再回来的时候被删了。印象中没说过什么不敬的话,聊了聊音速青年而已。

    如果是这样,拜托声明一下:本博不欢迎陌生访客流言

  6. bedworm Says:

    luoquan,我没有看到过你的留言,不知什么原因。当然更不可能是我删的。
    如果还有兴趣,请随意发表。

  7. 7 Says:

    也许我可以说出原因
    因为左边的按钮是”预览”,右边才是”送出”,但是通常会把左边的认为是发布按钮点好就关掉了.
    我留言好多次都不见了,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被删了,后来有次发现其实我都只是预览了一下……

  8. laoquan Says:

    惭愧!大概像7说的那样,应该是我弄错了。

    也没说几句,记的不大确切了。说我自己当年听Sonic Youth,是因为看到文章说Nirwana曾受他们的提携,爱屋及乌。只是当时渠道没今天这么畅通,手里只有两张,Daydream Nation和Washing Machine。第一张当年听得多些,第二张少些。如今还在架子上某处放着,应该落了些灰。也许哪一天又有了心情会拿出来听听。这张A Thousand Leaves没有听过。

    Bill Evans也一直是喜欢的,这张Alone也有。曾几次放在随身的Discman里听。

  9. bedworm Says:

    正好是我提到的 白日梦国度、洗衣机。我到现在还保留着只要看到sonic youth新碟就买一张盗版的习惯。

    相比daydream nation,A Thousand Leaves 要温柔的多,但这完全不是妥协或者年纪大点的结果。

  10. laoquan Says:

    当年给我印象很深的,有张照片,是Thursten Moore还是Lee Ranaldo记不清了,好像是前者,抱着很小的女儿,小孩身上穿的T-Shirt上面写着两个字:Question Authority,那么小的小孩,太酷了。

  11. 7 Says:

    新年快乐,蝙蝙社长

  12. laoquan Says:

    过年好!

  13. bedworm Says:

    上次离开青岛到这次又来,正好一个月。
    青岛有我一个好朋友,是常常在网上聊音乐的好朋友。但是在青岛两个月彼此都忙,约了几次都没见面。离开青岛时匆匆忙忙,在去机场的路上给他打的电话告别。因为我工作关系常要来青岛,两个人都一直说见面的机会多的是。还说好了他要带我去的几个地方。
    过完年5号上班第一天,得到了他的死讯。
    之前写音速青春·Never Let Me Go这样的标题,其实也是私底记下我的生日。现在我当送给他。

  14. 7 Says:

    祝愿你的朋友和我的朋友都可以安息.
    很难相信真的没法见面了.于是逝去的人还是可以在出版社见,以某种形式,我想.
    我真想安慰所有人.

  15. D Says:

    我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你的文字常常让我觉得如鲠在喉。
    时常悄悄过来反复阅读。

  16. D Says:

    如果我可以选择,愿意成为trio里面一个抱琴而立的double贝丝手,像Eddie Gomez 那样的。

  17. bedworm Says:

    前天竟然现场看到活的Eddie,甚是开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