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conception by Syd Mead

好像已经一个礼拜了。从早上起,天就一片死闷暗沉。不停的下雨,不停的下雨。雨打在近处的雨篷和远处的树上,滴滴答答的声音粘连在一起。下午四点钟一过,更是等不及地完全黑了下来,已经算是晚上。大红大绿的各种店招牌都亮了,给头顶的黑色蒙上一层恶心的灰。雨很冷。走在湿漉漉的街上,和身边的所有东西都自动有了隔膜。连脚踩的路面,也因为倒映了各色灯光的关系,很不真实。刷拉开过去的汽车,更是不同时间空间的存在。

七说看了《银翼杀手》,我才想怪不得一切这么熟悉。距离故事发生的 2019 年11月也不过还有10几年的时间罢了,算起来今年 NEXUS-2 应该已经造出来了。

复制人的生命限制、机器与人的对峙关系,向来就不是我会关心的重点。朋友早说我既不喜欢看机器人大战和拯救地球,又不迷龙和骑士,可见是想象力不够或者不浪漫。偏偏好死不死,银翼杀手是我最爱的电影之一,我不是说科幻电影。

哲学思考也不是喜欢的原因,尽管貌似可以解读出许多:生命何处来又如何终止、存在意义、身份认同、记忆的虚假。但这些问题刚刚想及一点影子就匆匆掠过,我不想要做让上帝发笑的人。

我所难忘的,不过是那个巨大的城市,永远的夜晚和雨,潮湿的街道,霓虹闪烁,陌生的行人。在街边要一大碗面,捧起来吃。一个人坐在某一格房子里,窗外不知道算不算是风景,一阵子,就有废光透过百叶窗扫一遍。迷离琐碎的电子乐背景,穿插一两句像是爵士的小号,偶尔还有广告牌里艺妓一声诡异的歌。

连着前面那些对峙杀戮的故事、扰人清静的问题,不过是和声光影一道,编织起蚀骨的气氛。这气氛你一旦有一次感觉到了,就在身体里潜伏,等再一个有雨的夜晚,趁机弥漫开来。

Nighthawks, c.1942 by Edward Hopper

* 不能免俗,抄录气质野蛮优雅的 Roy 最后念的诗句: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auser Gate.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

我看到过你们人类无法相信的景象
看到战船在猎户星座的肩头起火燃烧
看到唐怀瑟门旁的黑暗里,c 射线放出强光
可所有这些时刻 终将随时间一同流逝
就像 雨水带走眼泪

* 不太准确的剧本
* 影片基于 Philip K. Dick 小说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非忠实改编。
* Bladezone:The Online Blade Runner Fan Club & Museum
* 某专题站,里面有些电影音乐

2 Responses to “银翼杀手”

  1. DE_JAVU Says:

    最近迷上了funk舞蹈的LOCKING和POPPING.:)
    当然,只限于看.
    LOCKI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AQtEOUvs&mode=related&search=
    POPPI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53trrr5WzU&mode=related&search=

    很好玩吧:)

  2. bedworm Says:

    嗯,挺好玩的。locking 比较好玩,定点好讲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