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酒瓶上的墓志铭

就在电影 Leaving Las Vegas 开拍前,原著小说的作者 John O’Brien 向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这是他第一部和最后一部小说,半自传,也是他的自杀留言。如果可以,请把它刻在酒瓶上,作为他的墓志铭。

夜晚的赌城,异彩流光。一辆第二天要被卖掉换酒的车,一个“drinking myself to death”的人。一些零散的爵士乐句。车窗外一个美丽的女人。I wonder if you’ll take two hundred and fifty dollars to fuck me? 成就一段无因无果、也无条件的爱情。



You can never ever ask me to stop drinking.
I do, I really do.

就在离去前仅剩的时间里,两颗绝望的心互相靠近,他们相互悲悯。我们就像看一段浮木,渐渐没入水底。故事的最后,他如愿。

晚上乘在车里穿过街道时,我常常想起这部电影(有时也有Texi Driver的片断),那些零零落落的爵士乐也会在耳边响起。不一定是那一首,但一样的疏离。故事最感动我的:即使是爱情,也有时候无能为力。

电影配乐的是导演 Mike Figgis,献唱的有Sting[Angel Eyes/My One And Only Love/It’s A Lonesome Old Town]和Don Heley [Come Rain Or Come Shine],Nicolas Cage 自己也哼唱了一小段。

4 Responses to “刻在酒瓶上的墓志铭”

  1. D Says:

    2006最后一天遭遇了爱情,然后2007年第一天爱情离开了。好像从未到来过一样。
    Elisabeth Shue 电影里sera的样子是我喜欢的类型。有时候疑心自己是双性恋。
    两个绝望的人。

  2. bedworm Says:

    应该不会像没来过一样。比如吃药,吃下又吐了也有些药效留下。

    双性恋也不错,找爱的范围加大一倍。不过我的生理投反对票啊。

  3. katrina Says:

    恩,不知道。但我想这也许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有些人把中文被翻成两颗绝望的心,你觉得怎样。

    后来,终于DOWN到OST。
    “晚上乘在车里穿过街道时,我常常想起这部电影(有时也有Texi Driver的片断),那些零零落落的爵士乐也会在耳边响起。不一定是那一首,但一样的疏离。故事最感动我的:即使是爱情,也有时候无能为力。”

    说来真是,每次乘车在夜里穿行。总是想到你写的这段话。

  4. bedworm Says:

    片名两颗绝望的心,倒也不算什麽大錯。當初看到覺得太直白煽情沒味道,不過久了也就是一個名字罷了,聽到就直接想到這個電影。我也是非常喜歡這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