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建築配音樂

《Thinking Architecture》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書,不學建築也可以看。書裏面好幾段說到了音樂。

音樂打斷了我的寫作。Peter Conradin 在聽一張 Charles Mingus 五十年代的唱片。一個特別的段落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是一個極激情而自由的段落,冷靜、幾乎是粗俗地在緩慢的節奏上綿延。節奏的脈動中,次中音薩克斯用一種溫暖、粗獷、從容的調子吹奏,我幾乎能夠一個字一個字地聽懂。Booker Erwin,他的薩克斯管聲音堅硬、簡練,堅硬卻不刺耳,密實但透氣;Mingus 毫不修飾的貝司撥弦,完全沒有那種爲了要繳械征服聽眾的,情色、滑膩的“律動 (groove)”。這樣說這音樂可能會讓人以為聽起來很僵硬。但絕非如此。非常精彩。我兒子和我對看,幾乎是同時說:美到難以置信。我聽著,音樂把我拉了進去。這是一個空間,彩色、感性,有深度,有動態。我沉靜其中。這一刻,其他一切不復存在。

——美有形式嗎


Booker Ervin 和 Mingus 的合作從1959年到1963年,包括的專輯有《Mingus Ah Um(1959)》、《Blues & Roots(1959年錄製,1960年發行)》、《Mingus Mingus Mingus Mingus Mingus (1963)》,以及一些現場專輯。所以我假定這裡說到的是《Mingus Ah Um(1959)》這張。

選了其中的第二首, Goodbye Pork Pie Hat,是送給當時剛去世的 Lester Young,也許不是這段文字的最好搭配,可我一樣聽到不能自拔。懷念一個人的時候,寫首歌也許是擺脫傷感的最好方式。

手頭的《Thinking Architecture》是中英對照的盜版,版面慘不忍睹,中文莫名漏字,浪費好書。港式翻譯過於華麗,Zumthor 最喜歡的難道不是實在的事物嗎,所以動手翻一段。翻完彈貝司去。

One Response to “讀建築配音樂”

  1. D Says:

    这本书我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