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July 19th, 2006

我的 blog 有一行 tag line 写着 a lot of nothing to do,不是装假的。来看看不爽的时候我会做些什么无谓的事。

下面可以从任意一段看起,可以循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uper Nova

June 14th, 2006

 Wayne Shorter_Super Nova (1969)

对我来说 Super Nova 是张具有神奇吸引力的专辑,充满难以名状的暧昧气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波兰爵士乐六十年

May 23rd, 2006

作者:Cezary Lerski

翻译:bedworm

引言

1945年之后,波兰和东欧、中欧其他国家一样,落入斯大林俄国的统治——苏维埃当然不欣赏摇摆!!因此,只允许某几种音乐形式活跃,特别是那些带有民族节奏的,没有切分音的音乐。同一个拍子指定给所有人,军乐队重要性大增。1949年之后,政治和文化上的压迫进程加剧,爵士乐作为敌方的音乐成为非法。在斯大林波兰,爵士乐和现代美术、像样的厕纸、出国旅行的权力一道被禁止了。

值得庆幸的是,并非所有的人都跟着党的路线走。不喜欢俄国社会处方和政治教条的波兰年轻人重新发现了爵士乐。由于被禁,有时甚至遭到迫害,爵士乐转入地下,还有个说法是,进入“墓穴(the catacombs)”。爵士乐只能在个人家里或者私人聚会上演奏。从1940年代后期开始,波兰的爵士乐已经包含了独立、不服从和世界主义的精神。

有一个乐队在波兰爵士圈的秘密风景中占据中心位置。乐队名叫 Melomani (狂热音乐迷)。这个团体成立于1947 年,由当时对潮流最敏感的乐手组成。他们中很多人是罗兹电影学院的学生,这个学院创立了重要的欧洲电影运动之一,通常被称为“波兰学派”,因而得名。Melomani的音乐家们聚集在罗兹基督教青年会,那里是1940年代晚期波兰异议分子和独立思想家仅存的绿洲之一。

Melomani 的成员经常变动,许多音乐家都曾经参加过这个乐队。因为和西方爵士乐的发展相隔离,也没有任何爵士唱片和出版物,Melomani 演奏他们自己认为的爵士乐,像是 Jelly Roll Morton 和 W.C. Handy。音乐的质量、乐手的技术能力和陈旧的曲目还无法达到西欧或者美国任何一家著名爵士俱乐部的标准。但 Melomani 的乐迷毫不介意。他们热情拥抱这个乐团,因为这是非法的,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

当然,波兰电台里还是没有爵士音乐,店里没有爵士乐唱片,也没有书籍和乐谱出售。但是还有愿望、热情和美国之音。爵士乐迷和有抱负的爵士乐手把他们的苏联产收音机调到Willis Conover 的节目,不去听那些关于苏联成就以及造就人间天堂的报道。对1940年代末和1950年代初的波兰爵士爱好者来说,Willis Conover 是音乐救世主。Conover 的节目给人们一个途径,去接触想要的不同选择:那里有对的、真的东西。他对波兰爵士乐的贡献永远不会被忘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heer Joy Tour

March 13th, 2006


Briggan Krauss (s); Peter scherr (b); Jim Black (d); Tony Scherr (g)

连续3天加班到凌晨4点,周5下午放工后先去电影院看了6点钟的纳尼亚传奇,然后吃了一碗炒米粉,终于拎着疲惫的身体和平静的心情到 la luna 去看 Scherr Trio + Jim Black 的演出。演出相当精彩,第二天晚上我又掏100块去看了一遍,比前一天更好。

演出中场休息在门厅里打电话,听到两个退席的美女抱怨根本不是“爵士乐”,我只能说管它呢,好听不就行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重新想象

February 27th, 2006

Reimagining (2005)

老一辈爵士钢琴手群峰迭起绵绵不绝;年轻一辈的也像雨后春笋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像 Vijay Iyer 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音速青春·Never Let Me Go

January 7th, 2006

冬天 青岛海边

一月的青岛挺冷,沿着海边随便走走。风很大,吹得后脑勺一阵阵冰凉,却让感官活起来,好过每天暖气房间电脑前面的昏昏沉沉。一群中老年人脱了衣服,呼喝着奔过沙滩冲进海水,好像冬泳总不是年轻人的事。一个背着大背包的在沙滩边仅剩的一个摊头上挑拣纪念品,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季节独自到这里旅行。

耳机里不停的播放音乐,在 Sonic Youth 和 Bill Evans 之间来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蓝色花

October 14th, 2005

胡同学前月去欧洲转了一圈。他记得我的爱好,于是在意大利一家唱片店问店员要彼国最有名的爵士乐手。然后我的手边就有了两张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CD。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消失的村庄

August 26th, 2005

这一篇说的很多不是音乐上的事,不过还是暂且放这类吧。

今年 Ry Cooder 出了张专辑 Chavez Ravine,我挺喜欢这张,音乐满丰富的。走的是墨西哥风,和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的做法有一点相似, Ry Cooder 找来了许多身怀绝技的墨西哥裔的老乐手参与,Cooder 作为一个音乐制作人的部分加强,而吉他手的身份弱化。听爵士的朋友比较熟的名字可能倒是 Jacky Terrasson 和 Chucho Valdés 了。Cooder 对墨西哥风早有尝试,比较有印象的是德州巴黎里面的墨西哥小调。

不过明显可以感觉到,这张专辑和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式的流畅悦耳有很大区别,整体仿佛有种叙事性,有些时候有点电影配乐的感觉。一些歌曲的演唱方式和加入其中的录音片断可以感觉出音乐是有一定诉求的。稍微查阅一下,这张专辑果然算是一张概念专辑,Cooder 要在这张专辑里讲一个故事,关于一个墨西哥裔聚居区的消逝。

由于专业的关系,这个故事我略知一二,且有兴趣讲一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選五張藍音

August 19th, 2005

藍調之音在台灣看到“非買不可的五張Bluenote”活動,雖然我在大陸,拿到唱片的機會幾乎沒有,但遙看到這麽大片的梅林還是想要流一下口水止止渴。

要在這117張裏面只選5張,幾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務,好在只是選當下想要的,不必顧及重要性、接受度問題,也可以濾去已有的部分。這就開始挑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北极熊跺脚舞

August 4th, 2005

Jim Pepper Trio_ Polar Bear Stomp
Polar Bear Stomp – Jim Pepper Trio – Recorded live at Miles Smiles Jazz Cafe/Vienna, Austria – May 3, 1991

这张2003年发行的唱片记录了 Jim Pepper 去世前一年在维也纳的一次现场。被封面上蛮横的白熊吸引,把它带回家,一听之下,我成了 Jim Pepper 的忠实乐迷。

第一首专辑同名曲就很有意思,Jim 的萨克斯个人风格强烈,唱起歌来更不含糊。里面有些很好玩的歌词:
I hates the man who said all bears shit in the woods,
Cause I don”t, Grrrrr — I”m a polar bear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