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November 24th, 2006

conception by Syd Mead

好像已经一个礼拜了。从早上起,天就一片死闷暗沉。不停的下雨,不停的下雨。雨打在近处的雨篷和远处的树上,滴滴答答的声音粘连在一起。下午四点钟一过,更是等不及地完全黑了下来,已经算是晚上。大红大绿的各种店招牌都亮了,给头顶的黑色蒙上一层恶心的灰。雨很冷。走在湿漉漉的街上,和身边的所有东西都自动有了隔膜。连脚踩的路面,也因为倒映了各色灯光的关系,很不真实。刷拉开过去的汽车,更是不同时间空间的存在。

七说看了《银翼杀手》,我才想怪不得一切这么熟悉。距离故事发生的 2019 年11月也不过还有10几年的时间罢了,算起来今年 NEXUS-2 应该已经造出来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荒謬

August 22nd, 2006

一直聽説波蘭斯基的電影 Rosemary’s Baby 是經典的恐怖片。看過才發現,一點也不覺得恐怖,只是很無力,只是感覺荒謬。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曾经的未来钢琴家

April 25th, 2006

De battre mon coeur s'est arrêté (2005) Five Easy Pieces (1970)

你,
要不要做个钢琴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吉普赛痴迷

September 19th, 2005

前前后后看了 Tony Gatlif 的几部电影。这些电影共同的主题是吉普赛,共同的主角是音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爱范晓萱

July 31st, 2005

戀愛地圖

看到个电影里面有范晓萱,就赶紧下来看。真是爱死她了。

Avant qu’il ne soit trop tard

July 6th, 2005

在最应该忙碌的时候做最无意义的事情几乎是我的惯例。考研之前,很讨厌那么功利的事,就去选修了法语。只是每节课去上,课前做作业,并不打算好好学。那个老师记得好像姓严,是个很年轻的女老师,长得好看,会害羞脸红的那种。每次去上课先听她讲些红酒奶酪城堡之类的东西,然后再学几个你好这是钢笔请问地铁站怎么走之类的句子,是很有趣的事情。

转眼研究生也读得差不多了,虽然事实证明毕业也没那么容易。有天在家里呆得很不爽,就跑去看上海电影节的电影。很精确地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那类片子。电影原名 Avant qu”il ne soit trop tard,直翻过来可能是“在它还不太迟之前”,影院给的翻译是“情爱关系”,我觉得也不错。整个影片就是一群青年男女在一栋山间别墅的里聚会的过程。

每个人都有故事的,讲不讲来听而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Kansas City

June 2nd, 2005

1934年大选的前一天,一个流氓 Johnny 把自己涂成黑人,伙同出租车司机抢了人钱,这人是 Hey Hey Club 老板的客人。老板叫 Seldom Seen,他是个很角色。竟然有白鬼扮黑人抢他的人,就轻易抓了来。Johnny 有个老婆 Blondie,很爱他。她绑架了总统顾问的老婆,想以此为条件来救出老公。于是,在这个混乱的城市,上演了一出混乱的戏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大都会

May 14th, 2005

晚上跟同学去大剧院看了《大都会》,交响乐团现场伴奏。很早就买了这个DVD,一直没看,其实观赏性甚高,说是融社会伦理片、史诗片、灾难片、动作片、爱情片于一体也不为过。故事情节、视觉效果、表演都很有可赞之处,更不用说这是1927年的东西。

太累了,就不赞了。随便说点想到的东西,有些是我对这片的理解,有些是看到什么就说,有些是引发的感想。随便说说,没有顺序章法,没有结论逻辑,也有些没什么意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刻在酒瓶上的墓志铭

April 13th, 2005

就在电影 Leaving Las Vegas 开拍前,原著小说的作者 John O’Brien 向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这是他第一部和最后一部小说,半自传,也是他的自杀留言。如果可以,请把它刻在酒瓶上,作为他的墓志铭。

夜晚的赌城,异彩流光。一辆第二天要被卖掉换酒的车,一个“drinking myself to death”的人。一些零散的爵士乐句。车窗外一个美丽的女人。I wonder if you’ll take two hundred and fifty dollars to fuck me? 成就一段无因无果、也无条件的爱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LOSER

February 25th, 2005

没等字幕放完,我倒回去,把Natalie Portman在街上走的画面在看了一遍。她真漂亮,特别是这时候。歌曲就是开篇那一首,简单的吉他、大提琴,温暖的民谣嗓子唱着悲伤的歌。Natalie步子极潇洒,却有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重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