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安德的作用和理论

February 21st, 2016

Juego y Teoría del Duende

作者: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
1933年于布宜诺斯艾利斯。

翻译:bedworm
转译自克里斯托弗·莫勒(Christopher Maurer)英文版《In Search of Duende》(New Directions;Second Edition edition,2010)中的《Play and Theory of the Duende》。
———————————–


女士们,先生们:

从我1918年进入马德里学生书苑,到1928年完成哲学和文学学业离开,在那个优雅的沙龙里,我听了差不多一千场讲座,旧时的西班牙贵族就是在那里忏悔他们浪荡的法国海滨假期。

那时我渴望空气和阳光,常常无聊得像是身上罩了一层细灰,让我想要打喷嚏。

所以我保证决不让那个可怕的无聊的苍蝇进来这个房间,把你们的脑袋串在昏睡的细线上、往你们眼里扎针。

我将以尽可能简单的方式,用我诗的声音,它既没有木管乐器的光辉,也没有毒芹的弯角,也没有绵羊突然变成讽刺的刀刃,我想试着给你们上一堂课,关于西班牙隐秘、疼痛的精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讀建築配音樂

November 22nd, 2010

《Thinking Architecture》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書,不學建築也可以看。書裏面好幾段說到了音樂。

音樂打斷了我的寫作。Peter Conradin 在聽一張 Charles Mingus 五十年代的唱片。一個特別的段落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是一個極激情而自由的段落,冷靜、幾乎是粗俗地在緩慢的節奏上綿延。節奏的脈動中,次中音薩克斯用一種溫暖、粗獷、從容的調子吹奏,我幾乎能夠一個字一個字地聽懂。Booker Erwin,他的薩克斯管聲音堅硬、簡練,堅硬卻不刺耳,密實但透氣;Mingus 毫不修飾的貝司撥弦,完全沒有那種爲了要繳械征服聽眾的,情色、滑膩的“律動 (groove)”。這樣說這音樂可能會讓人以為聽起來很僵硬。但絕非如此。非常精彩。我兒子和我對看,幾乎是同時說:美到難以置信。我聽著,音樂把我拉了進去。這是一個空間,彩色、感性,有深度,有動態。我沉靜其中。這一刻,其他一切不復存在。

——美有形式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憂鬱的熱帶

November 9th, 2009

Claude Lévi-Strauss
Claude Lévi-Strauss
1908.11.28 – 2009.10.30

有本他的書一直沒買到,每次在網上買書的時候都要順手搜索一下,那天照例一搜,沒想到都是他去世的消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被点名(第三回合)

July 5th, 2009

总是被人点名回答问题,大概是平时太难了解我?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每一个确确实实的答案,只会让你们误会我更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閱讀

March 26th, 2009

同事婚禮在隔鄰的城市,坐一輛慢吞吞的黃色校車大巴,來回六個多小時。在車上讀太宰治《人間失格》,一日間幸福以及絕無可能幸福的感覺,自然無礙地雙雙成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被点名

January 13th, 2009

vii点名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Klezmer: Tales of the Wild East

July 2nd, 2007

KLEZMER vol 1: Tales of the Wild East
klezmer 是一种犹太传统音乐。详细介绍请看这里

在公司楼下的餐吧看到喜欢的书。随便扫过书架的时候被书脊上 klezmer 这个词绊住,意外惊喜这里还有这个主题的书,当然不能错过。抽出来一看是本漫画故事书,很好看,中饭晚饭连着来吃两餐就看掉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984

March 20th, 2007

1984 The Actors' Gang
The Actors’ Gang @ 35th 香港藝術節
March 3rd

下午街頭,樹蔭靠背椅,娛樂明星八卦的小報,愉快地消磨兩個鐘頭。等快要開場了,才快步走進劇場。1984 的小説之前讀過,不過從來不去仔細思考,讀了也就讀了。不是有那句話嗎,大意是,這是非常精彩的政治寓言,可對 某些 國家的人,就是日常的生活。既然如此,寓言就不那麽吸引了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巴尼藍調 | Barney et la note bleue

January 8th, 2007

圖片來源:http://www.loustal.nl/museum77.htm

世人愛看天才的故事。尤其是天才的悲劇故事。浪蕩天才,無法正對生活、最終失敗的悲劇故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岁数

January 4th, 2007

看一本梁漱溟晚年口述,接受采访的时候梁87岁,采访者艾恺大概是说到梁身体不错,梁说这个可能跟素食有关系,69年素食,也不抽烟,酒也很少喝,;再有一些锻炼身体的方法。梁总的来说应该是个寡欲的人,年纪很轻的时候还想要出家的。最后他是活到了95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